Gourmet Hunter

中共港台情報系統副官起義 驚爆中共操控台灣大選內幕 中共計劃接管澳洲政治泄露

一名中共特工王立強冒著生命危險投誠澳大利亞,並向澳洲政府提供大量中共內部情報。他接受媒體專訪時,披露中共操控台灣大選的具體細節。王立強還披露香港“中國創新”與“中國趨勢”實際上是中共情報據點。此外,澳前情報一把手披露中共間諜干預澳洲政治內幕。

台灣三立新聞報道,澳洲《世紀報》、《雪梨先驅晨報》、《60分鐘》等報導,出身中國福建省的27歲特工王力強主要在香港、台灣、澳洲進行間諜行動,過去曾執行多起情報任務,包括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失蹤事件,持假造的韓國護照入境台灣,藉此指揮網軍、在台特務介入2018年台灣的九合一選舉等。

王力強透露,自己透過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掩護進行情報活動,該公司已滲透進入香港所有大學,更指出目前北京的重點已從香港反送中轉移到台灣2020大選,2018年他們透過投資媒體、IT公司、地方宮廟等,系統性宣傳包括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在內的政治人物,藉此獲得巨大成功;近來他接到干擾蔡英文連任的新任務,而這也是他叛逃澳洲得部分原因。

目前王力強已將相關證據交付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同時也正在申請政治庇護,希望能和在澳洲的妻兒共同生活,他強調“我非常明白中共是永遠不能信任的,一旦我回去,一定被處死”,而這也是中共有史以來第一次有特工願意揭開中共惡行的面紗。

王立強披露中共對台灣大選的滲透細節

在海外中文媒體《看中國》專訪中,王立強表示,滲透台灣,操縱台灣選舉工作就是通過中國創新投資首席執行官向心的太太來直接操作。

王立強說:我的新任務是要求我於2019年5月28日到達台灣從事對台灣民主與人權進行破壞,幫助中共操縱2020年台灣總統選舉,為台灣失去獨立主權,由中共統治並取代中華民國作準備,這意味著台灣即將永久的失去民主,這讓人痛心,我發自內心的不願意。但我知道,拒絕執行任務意味著置身於危險之中,這其實就是我鋌而走險選擇與中共決裂的真正原因。

2018年的九合一選舉是我直接參与操作的,我們不但在三地建立了20多萬個網路帳號攻擊民進黨,還成立很多粉絲團作網路霸凌。我們還建立海陸空“三軍”全面攻擊台灣選舉。空軍就是資助台灣網路公司與媒體,僅媒體公司我們就花了15億人民幣。陸軍就是通過金錢,組織大陸學生、香港學生、觀光團等對台灣的學校廟宇等進行統戰,讓他們給中共傾向當選的站台。海軍就是直接給候選人捐款,最典型的就是通過很多所謂海外捐款給台灣候選人韓國瑜,從香港以海外名義捐款就有2000多萬人民幣。

他說,中共專門為大選設立了很多情報站,包括台北101大樓里的XX酒樓,我們已經在台灣有50幾個網路公司與直播頻道。我們全方位滲透各個傳媒領域,進行得非常成功,大批主要負責人已經接受錢款答應給我們工作,僅與我直接連線的人就高達30人,比如某時報的總負責人,某大學校長,某文化中心總經理,還有許多政客與黑社會領袖。我們支付給每個人每年200萬到500萬人民幣。這些人的工作就是替我們間諜活動的開展與滲透進行各方面的幫助。

為了改變台灣人的民意走向,我們對台灣各媒體投下重金,比如中天、中視、東森、TVB等。我們利用台灣媒體來替我們的目標作宣傳,同時我們還挑起台灣媒體與媒體的對立來達到我們的政治目的。

在接受《時代報》、《悉尼先驅晨報》和《60分鐘》的採訪時,王立強說,他的工作內容包括指揮一個“網路大軍”和台灣特工,來干擾2018年台灣的市政選舉。中共目前正在制定干擾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的計劃——這也是他決心叛逃到澳洲的原因之一。

他還說,在台灣,他所在的情報部門正在與媒體高管接觸,以此影響台灣的政治體系——這是北京推翻非親共候選人(包括蔡英文總統)的、進行系統干預選舉運動的一部分。他說特務們通過活動來支持總統候選人韓國瑜。

王立強還負責協調一支“網路水軍”,對政治問題進行“轉移視線”,這與俄羅斯在美國大選中的網路干預行動類似。

澳洲前情報一把手披露中共計劃接管澳洲政治

日前,法新社報道說,曾任澳洲情報總監的路易斯表示,中共試圖以暗地的間諜活動及操弄影響力來「接管」澳洲政治體系。路易斯曾任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總監5年,於今年9月辭職。他接受「悉尼晨驅報」訪問時說,中共可能鎖定任何任職於政治機構的人,未來數年內都難以衡量潛在影響。

這是路易斯離開情報組織後首度受訪。

據路易斯表示:「間諜和外國勢力干預都是暗中潛伏的,可能數十年都看不出效果,但等到看出效果時就太晚了。」據他描述,可能人們有天早上醒來,就發現自己國家所做的決定不符合自己國家的利益,而這「不只在政治領域,在社群或經濟領域也一樣,外來勢力從根本上接管,從境外發揮影響力」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