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Hunter

川普为什么要在下个任期摧毁中共?

川普与金正恩的会面圆满结束,不管日后协议执行中的成果如何,见面总比不见面好。但是,有批评声音说川普不如里根,对极权主义进行了妥协。这是片面的看法,因为解决朝核问题是摧毁中共的一个外围项目,只要这个项目执行起来就会有远期效果。

为了如期会晤,川普从G7会议提前退场,赶赴新加坡。新加坡会谈成功大大鼓励了美国友台政治派别,因为一旦朝核问题顺利解决,美国在东北亚的精力必然转到台海这边来。美国在台协会(AIT, 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新址日前在台北内湖落成,标志着台美关系进一步密切。需要注意的是,新址与台湾几个重要的军事、情报机构离得很近,AIT与它们合作的强化不言而喻。

台湾岛内统派一片悲哀,或认为在朝鲜半岛局势缓和后,台湾将成为地缘热区,统一绝对无望;或认为美国与中共在台湾问题上的摊牌在即,战争风险极度加大。而无论岛内各个政治派别对半岛局势与台海局势的关联性持什么态度,关键的是,中共并不想真正统一,因为只要一讲民主统一,连岛内本土力量也没法断然拒绝。民主统一意味着中共要在选举政治中下台,这是一个“予汝天下、夺汝性命”性质的悖论,中共当然不接受。

“一国两制”只是说法与喊法,而威胁台湾则成为中共保命药的核心配方——民族主义叫嚣,仍是其唱筹量沙式的策略。美国强化与台湾的政治关系无疑会彻底粉碎这一策略。进一步地说,在东亚地区最大限度缓和朝鲜半岛局势,转而支持台湾国际地位提升是美国摧毁中共的非常重要一环。

从更深的地缘政治利益角度看,朝核问题解决,可以压制日本、韩国、台湾的发展核武器愿望。与此对应,中美双方都没有批准永久禁止试验核武器的联合国条约,以核武器解决对方的战略心理是理论上存在的。可以预见,两国都会在核武器小型化、低当量的路子上飞奔,未来双方实行定点城市打击的可能性仍然很高,尽管只是对准有重要武器设施的战略级中等城市,而不一定是上海、纽约等特大经济中心。

与充分发挥台湾地缘政治作用相提并论,经贸战是美国摧毁中共的另一重大战略安排。谓之不见硝烟,谓之兵不血刃,完全不是夸张。经贸战收到预期效果,便使得中共由经济崩溃诱发政治崩溃,实质上等于避免了一场有限核战争。

中共越来越成为整个人类文明秩序的威胁者。形象地说,它把联合国当成了生产队,自己做一个好吃懒做的社员而已。有利于我的,绝对迅速伸手;不利于我的,绝对偷奸耍滑。在人权问题上,中共早签署了联合国禁止酷刑与不人道待遇公约,但是,它还是制造了“709事件”,涉案被关人员有的音信皆无长达近三年。还有,中共长期操纵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排挤美国,以至于美国声言将退出该委员会。

中共想全面征服美国,进而是整个人类社会。它以虚幻的“命运共同体”为说辞,以隐蔽的贸易战为手段实施经济征服。从战争学上而不仅仅是战略学上,经济征服同样是不见硝烟、兵不血刃。好在美国社会精英已经有一部分彻底醒悟,他们不仅要以公开的贸易战反击中共,还要在文化战方面反击,其如建议关闭所有孔子学院。情报战方面的反击也在实施,对于特殊身份进入美国者进行调查乃至驱逐是个不错的选择。那些特殊身份者无一例外地标榜“反美是工作,入美是生活”。

以模型方式分析中美战略较量,中共方面有一个内含因素:在较量过程中,是否出现古典崩溃。古典崩溃与外部压力无关,主要是传统的国家个人严重不平等关系下,社会出现持续性骚乱或武装反抗。不管中共具有多么高能的镇压能力,它不可能对社会实施“全面镇压”,除非人口中的一半是军警,即每一个不满者后面都跟着一个警察或军人。通观中国古代史,导致古典崩溃的经济原因是中央财政全面困难、地方财政破产。现在,这种局面已经显现。

如此,尽快打垮美国即在经济征服美国的过程中消化古典崩溃因素,将是中共政治生存的必要条件。所以说,习近平选择无限任期不只是对准党内政敌、国内异见的,主要是要“磨掉”美国。毕竟美国没有可能实现任何一位行政元首的无限任期,川普再强硬也只能干两届。

这样,在另一端说明川普历史责任重大,今后六年能否摧毁中共不仅关乎其历史地位,更关乎美国作为“山巅之城”的历史命运。

乐观看待,川普比里根的作为一定会大,外部条件也比里根好得多。里根时代,解决苏联问题,一是面临苏联数量充足的核武器,二是华沙条约的集体行动能力非常有效。川普时代,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全面军力对抗,中共与美国还差数个等级;其次,上合组织远未发展为军事同盟;复次,中共整个经济体系对美国的依赖程度非常之高,作为进口型企业的中兴其脆弱性完全反映了前者的脆弱性。中兴在6月13日的港股复牌遭遇巨跌近40%的重创,其扩散效应正在中共国内显现。由此导致深沪两市崩盘非常有可能!

综上所述,中国的异见力量一定要有战略观念,尽可能不在内部争论上耗费巨大精力,把主要精力投到中共垮台的国家治理方案预备上去。还有,在台湾问题上尽量不跟美国主流社会脱节,“民主统一”要谈,但只是选项之一,其他方案不能一概排除。支持台湾有更强大的国际影响,支持台美关系的进一步强化,是绝对必要的政策选择。简言之:中共垮台以后再谈两岸关系,在此之前,一切模式都不具有先验性。

预言是有巨大风险的。尽管如此,预言在人类思维层面从未消失,因为它展现了巨大希望。这篇短文所预言的是——今后六年,川普必然像里根摧毁苏联那样,摧毁中共。谓予不信,试看将来!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